您的位置: 遂宁资讯网 > 体育

虚实战纪 三十七、深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0:28

虚实战纪 三十七、深埋

关戎图的性子整个道法界都知道,为了一场痛快的战斗他总是视规矩如无物,甚至要不是因为顾虑着要是离开了就没法再找到一个像学院这么可以无所顾忌随时战斗的地方,他肯定也早就不再去管学院的规矩了

,所以此刻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任何人会觉得惊讶。

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大家有些听不懂了。

“……你说是吧,张龙潜?”

这一句话与其说是询问,毋宁说是一种陈述,一种已经肯定了答案,只是需要对方附应而已的陈述。

学员们困惑了起来。

关戎图这意思就好像张龙潜也和他想法一样似的,可试问这世上又有多少个像他一样的战斗疯子呢?更何况从张龙潜之前的举动以及招式的运用来看,她所想的应该一直都是如何结束战斗,而不是“怎样打得爽快”才对吧?

在学员们困惑的目光之中,站在场内的张龙潜却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她就像是累了似的微微低垂着头,神情全部隐藏在了阴影之中。

这样的沉默更是让学员们笃定了心中的猜测,便又看向关戎图,想看看他怎么反应,然而关戎图却依旧看着张龙潜,只是微微眯起了眼睛。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我可是很清楚你的想法的,因为……”

脸部的肌肉再也控制不住的展开,一个兴奋而疯狂的笑容显露在关戎图的脸上,他远远看着张龙潜,眼中也全是兴奋的精光,声音笃定。

“张龙潜,你脸上的笑容就和我一模一样啊!”

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之中,张龙潜慢慢抬起头看向关戎图,从阴影中显露出的脸上果然是与关戎图一模一样的笑容。

兴奋,而疯狂的笑容。

两张一模一样意味的笑脸遥遥相对,看得观众席上的人脊背发寒。

根本不在乎已经宣布了胜负,关戎图右手微微一甩,一柄苍老寒冽的长剑便忽然出现。

看着一直注视着这边的关戎图,张龙潜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似乎有些浑浊,但这丝毫也没有影响她的动作,她就像关戎图那样挥动受伤较轻的右臂,就见寒光一闪,一柄剑同样就这样出现在她的手中。

甫一出现便是冷气凛冽,锐气逼人,即使在观众席上的人都能隐隐感觉到令人畏惧的寒意,心惊之余不由纷纷猜测那柄剑的来历。

毫无疑问,那就是白起赠给张龙潜的,自从收摄入体之后就再也没找到过的守心剑。

曾经张龙潜问过风星,为什么她一直找不到守心剑,又到底要怎样才能动用守心剑,风星则给了她两个有些玄妙的答案。

“剑随心动,证明现在还不到用它的时机。”

“时机到了,自然就行。”

而现在,这柄之前无论她怎么找都没法弄出来的阴间之剑,却就这样突然出现了。

时机到了?

什么时机到了?

张龙潜不明白,她甚至都没有去想,只是看着同样握剑而立,同样眼中战意熊熊的关戎图,猛的往前冲去。

举剑正欲顺着势头刺去,却有一丝极寒冰冷顺着剑柄直刺入骨,张龙潜的目光突然动摇了一下,而她前冲的势头也一下猛然刹住了。

就在她止住身子的这刹那之间,一道光幕陡然出现挡在了张龙潜的跟前,也是横在她与关戎图之间,彻底断了两人接触的可能。

张龙潜的身后响起了平和的声音。

“所以都说比赛已经结束了吧?你们要是无视规则的话,我会很伤脑筋的。”

场地禁制不知何时已经撤除,左泠站在张龙潜身后,看着张龙潜,也隔着光幕看着关戎图,声音虽然平静,却是暗起波澜。

浑浊的目光逐渐恢复清明,眼中的战意也在几次眨眼之后消失无踪,张龙潜看看手里的守心剑,一瞬间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她便看向目光有些责备的左泠,歉然的笑了。

“……啊,抱歉,好像有些打昏头了……”

看着那样的张龙潜,关戎图的表情变了,就像是正在兴头上却被当头一盆冷水浇下一般,他失望的叹了口气。

“无趣,真是无趣啊……”

有些厌倦的轻声叹着,他便转身踏入风中,毫不犹豫的乘风离开了。

一直呆在赛场边缘观看的廖蕾低头看向了屁股底下的薛查,见他正看着关戎图离去的方向,脸上全是无可奈何。

“看来你已经习惯被你老大抛弃了啊?”

听见廖蕾那带着些许讽刺的阴沉声音,即使被缚住动也不能动,也没法发出声音,薛查还是苦笑了一下。

胜负既然已分,再捉着薛查也就没有意义了,于是廖蕾利索的撤去了法术,对苦笑着向他点头的薛查勉勉强强的点了下头算作回应,便不去看他急急从东面通到离开,一转身就快步走到了张龙潜身边。

就像是没有察觉到廖蕾的靠近一样,张龙潜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关戎图的身影消失的位置,眼底流转着一缕复杂的神色。

“别看了。青山绿水,总有机会再交手的。”

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总算让张龙潜收回视线看向了廖蕾,她笑了笑道:“我又不是战斗狂,干嘛还找机会再跟他交手?”

廖蕾轻轻扬眉,不置可否。

见两人汇聚在了一处,左泠便照流程宣布胜者退场,随后他担心的看了看身旁的张龙潜,以不会被传音法术捕捉到的音量向她小声询问:“没问题吗?”

看见左泠眼中深深的担忧,张龙潜猜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肯定十分凄惨,瞥了一眼看台上担心不已的白露和周邈,她依旧笔直的站着,轻轻微笑了起来。

“没问题。”

然后,她便与廖蕾在所有观众的安静注视之下走下场地,进入了西面的通道,看起来丝毫没有收到她身上那些伤势的影响。

或许那些伤只是看起来可怕而已吧。

许多人的脑海中都不由浮出了这样的推断。

然而当踏进通道,走到观众们看不见的角度时,张龙潜却身子一晃,跟着便一下子倒了下去。

正欲上前拉住她的廖蕾却突然止住了行动,而在他目光所至之处,一个人忽然出现,一把就将往前倒下的张龙潜接进了怀里。

牡丹江牛皮癣医院
湘潭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佛山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牡丹江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湘潭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