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遂宁资讯网 > 时尚

狂武仙途 第六章 保命底牌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3:39

狂武仙途 第六章 保命底牌

罗凌让人把药材全部磨成糊状,将兽血倒进一只大缸,往缸里倒入几升温水。

等一切准备就绪,支走全部下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按照严格的配比和次序,将几味药糊依次掺进兽血,分别搅拌混匀,然后赤条条地进入大缸。

浸泡在温热的兽血里,罗凌体表的毛孔渐渐舒张。

等毛孔全部张开,他开始运转狂武帝经。

在药效的调和下,兽血里的狂暴因子变得温和,血液精华从毛孔、穴窍源源渗入罗凌的身体,再被狂武帝经炼化。

随着身体的持续淬炼

狂武仙途  第六章 保命底牌

,体内杂质不断被排出来,附在皮肤上,结出油腻腻的垢层。

缸里的精华很快就被吸收一空,罗凌的修为有所精进,神魂也得到相应的强化。

三天后,王六福收购回来的兽血被罗凌全部炼化吸收。

炼体二重!

神魂力足足增加了一成!

罗凌颇感满意,从大缸里出来,走到穿衣镜跟前。

这还是他重生后第一次照镜子。

啧啧,这张脸蛋比前世俊多了,应该能泡到很多妹纸。

嗯,身板比三天前结实很多,以后可以加快狂武帝经运转速度了。

对着镜子自我欣赏片刻,罗凌穿好衣服,盘膝而坐,开始冥想灵图。

或许是受到这具肉身的影响,他的心性不再是一味地深沉,多了一丝少年人的特性。

灵图光影很快就浮现脑海,由模糊慢慢向清晰转变。

经过三天的兽血淬炼,他的神魂力显著增强,近两个时辰后,这张威力最弱的黄级下品攻击灵图终于彻底显化出来,散出苍古的大道气息和强劲的能量波动,给人神秘、心悸、膜拜之感。

罗凌还想一鼓作气,再冥想出一道防御灵图,可惜神魂力相差太远。

看来在炼体境我只能冥想出这一张灵图,除非神魂力暴涨一大截。

罗凌果断放弃,将陨星刀拔出刀鞘,紧贴在额头。

他的神魂力沿着灵图的纹路,慢慢渗透进去。

不大会儿,神魂力将灵图全部包裹。

做到这一步,算是初步掌控了灵图。

接着,他试着将灵图植入陨星刀。

之所以相中这把刀,是因为它里面含有星岩晶。

星岩晶由星陨石长时间衍变而成,蕴含一丝星辰之力,勉强算是天地灵物,不但能容纳灵图,还能最大限度保存灵图的威能。

在神魂力的牵引下,灵图缓缓向额头的陨星刀推进。

植入灵图这种活,罗凌前世干了很多次,驾轻就熟,很快便将灵图植入刀身。

嗡!

灵图进入刀身的刹那,陨星刀发出一声清吟,在罗凌手里微微颤动,寒光暴涨。

数息之后,陨星刀敛去光华,恢复原状。

植入成功!

罗凌终于松了一口气,仰面躺在地上,嘴角掀起一抹愉悦。

虽然神魂力几乎被榨干,累得跟狗一样,但他却抑制不住的兴奋。

终于有了一张保命底牌!

陨星刀经过灵图加持,威力暴涨了近十倍,足能威胁到筑元境。

而且,修为越高,越能激发出灵图的威能。

现在即便面对徐藐,他也不用怕了。

不过,美玉有瑕,灵图威能也有耗尽之时。

植入陨星刀的灵图威能只够他挥霍三次,而且每次间隔不少于十天,否则威力锐减,等三次用完,灵图能量也就耗尽了。

当然,他可以再植入一次,但那至少也要等到半年之后才行。

同一幅灵图半年之内只能植入一次,因为体内的灵图需要蕴养,吸纳天地大道气息,积蓄能量。

休息片刻,罗凌开始思考接下来的打算。

徐家父子暂时动不了,毕竟徐藐是桑勒部族长老,倘若杀了他,阿泰部族势必追究。虽然在他看来徐家父子死有余辜,但他手里并没有证据,无法应对阿泰部族的追责。

倘若实力足够,他才不会瞻前顾后,这不是因为弱小嘛,该隐忍时须隐忍。

鲁莽行事,只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祸。

所以他才给自己设定了三个月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他找到徐家父子的罪证了,届时就能堂而皇之地将这对狗父子诛杀。

那就先宰了徐少威的狗腿子都建强!

我虽然只是炼体二重,而都建强是炼体四重,差了两个小级别、六百斤力量,但不是不能弥补,凭我前世的眼光和武道底蕴,杀他绰绰有余!

至于被灵图加持的陨星刀,不到生死攸关绝不动用灵图威能,否则就起不到底牌作用,而且还会引人猜疑,招来麻烦,甚至危机。

想到这里,罗凌将陨星刀斜插身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前身的死,都建强虽非主谋,但至少是帮凶,也是他直接下的毒手,不被罗凌列入必杀名单才怪。

训练场上,一身戎装的都建强正在给他的部族护卫小队成员训话。

“小的们,老子是你们的老大,老子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干什么!把老子伺候得舒服了,你们就会顺风顺水,只要老子有肉吃,绝少不了你们一口汤喝,但要是谁敢跟老子作对,保证让他家破人亡、身败名裂!听明白没有?”

都坚强两手叉腰,下巴高高扬起,趾高气昂,志得意满,嘴里唾沫星子乱飞。

自从首领罗山去了阴风谷,罗家势弱,张家明哲保身,徐藐成了部族唯一的筑元境高手,徐家父子从此得势,一手遮天。都建强审时度势,趁机抱上徐少威的大腿,成为他手里的一杆枪,指哪儿打哪儿,极尽讨好之能事,从一个小偷小摸的赌棍,一跃成为部族护卫十人小队的队长,利用手里的权柄,敲诈勒索,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部族里的人对他敢怒不敢言。

谁叫他是徐少威的狗腿子,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

看着都建强一副小人得志的丑陋嘴脸,护卫小队成员们大都不服、不爽。

能成为部族护卫,实力至少也是炼体四重,有的甚至炼体七重,如今却被一个才炼体四重的恶棍领导,服气才怪。不但不服,还深以为耻。

但有个人例外,只见他一脸谄媚地讨好道:“嘿嘿,跟着都大队长混,想不发达都不行,兄弟们说是不是啊?”

此人叫赵癞头,以前跟都建强是偷鸡摸狗二人组,铁杆赌友,都建强发达后,就成了他的忠实跟班,虽然才炼体三重,却在他的关照下混进了部族护卫队,享受部族薪俸。

赵癞头的话没引来任何响应,场面顿显尴尬。

骂了隔壁的,给脸不要脸!

不给点颜色瞧瞧,就不知道本大队长的厉害!

都建强顿时不爽了,很不爽,从腰间取下一根鞭子,对准赵癞头身边的一个护卫猛抽过去,嘴里骂骂咧咧:“小瘪三,聋了还是哑了?找打!”

这名护卫是炼体四重,拿他杀鸡儆猴正合适。

“小狗腿子,挺威风嘛!”

而就在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

都建强手里的鞭子一缓,循声望去。

发出声音的正是罗凌,他径直走进训练场,来到都建强跟前。

“罗凌?”

护卫们面面相觑,暗自疑惑,这位罗少爷干嘛来了?

自从罗凌在部族议事厅暴打了徐家父子,族众还以为桑勒部族要变天了,没想到巡察使大人第二天就离开了,徐家父子屁事没有,桑勒部族照旧是徐家的天下。

罗凌仿佛被打回了原形,还是那个人尽可欺的废物,一连三四天闭门不出。大家都以为他知道后怕了,没想到他突然来到这里。

众所周知,徐家父子一直跟罗家父子不对付,而都建强是徐少威的铁杆狗腿子,罗凌到这儿来岂不是羊入虎口?

见罗凌学巡察使背刀耍酷,都建强非常不爽,怒喝道:“小兔崽子,别以为身后插把大刀就能代表巡察使,识相点,滚!”

他到现在也没整明白,罗凌怎么就那么命大?

上次他先是把罗凌打得只剩半条命,然后又把他踹下陡坡,以为罗凌肯定死翘翘了,没想到他居然活着回来了。

为此,他被徐少威一顿臭骂,也没少挨巴掌。

赵癞头不失时机地讨好都建强,帮腔作势道:“罗家小废物,都大队长叫你滚,还不快滚!否则你家赵爷打得你哭爹喊娘!”

罗凌冷眼一扫赵癞头,瞬间认出来了,正是那天晚上给徐家通风报信的守门武士。

既然如此,那就一并宰了!

德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德阳治疗阳痿方法
德阳治疗阳痿费用
德阳治疗阳痿医院
德阳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